快捷搜索:

赞美杨树的诗歌

篇一:白杨树

蓝本一身的绿装

被季候的风煎成金黄

曾经燕儿的呢喃

与莺儿的欢唱

在枝枝丫丫间早已了无声响

那稀疏的叶片

彷佛在幽幽地诉说

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春日里

你曾把希冀拜托给归鸿

从小桥流水的江南

到桃李缤纷的漠北

孕育无数的贪图

夏日里

你曾把热心织进绮裳

让一树的浓荫

变成鸟儿的天国

和鸣蝉的温床

秋天里

你曾把缅怀捻成诗行

与那淡淡的玉轮

相视抒发一季的凄惨

和悲壮的离殇

冬日里

你曾散尽一树的琳琅

面对朔雪漫天

你欣欣然

银装素裹 洋溢芬芳

如今的你

听凭午后的阳光徜徉

你抖下枯叶

并入幽幽的汴水

一同流淌......

篇二:冬天的白杨树

冬天的白杨树,

寒风中,

迎着冬天的第一缕朝霞。

没有浓郁的艳妆,

没有卖弄的外表;

只有一颗特立的心。

银装素裹的季候,

皑皑白雪铺满了北方的大年夜地。

寒风中,白杨树,

挺着坚强的脊梁。

昂起刚强的头颅,

遥望着泰山的偏向,

发出了心中的叫嚣。

任何的风雪。

挡不住前方的路。

一颗冬天的白杨树,

冰雪中,

依然刚强!

篇三:杨树

杨树本日叶子很密

我说的是本日看到了杨树

杨树的昨天

是魔术师的一种把戏

难以知晓

下一刻杨树

一只眼里伸出一只手

收光所有叶子装进树干

并非弗成能

镜子的光洁都有手伸出

何况是杨树

树皮玄秘的花纹

树干可疑的丰满

这棵树比去年粗壮太多

篇四:胡杨树!胡杨树

生在大年夜西北

长在大年夜西北

坚决地

把家安在大年夜西北

繁衍后代

延续着一个种族

啊!胡杨树

从照片上望你

与风沙肉搏的形象

惨烈的场景

引我注视

白瘆的尸骨

令我关注

啊!胡杨树

三千年不逝世

三千年不倒

三千年不朽

你不便是“万岁”

你的呼吸

从树叶间怒吼传来

你便是

树中的伟丈夫

你便是树中的天子

啊!胡杨树

一身得体的金橘色

一身黄袍马褂

便是你平生里

最美最靓丽的礼服……

啊!胡杨树

啊!胡杨树

篇五:胡杨树

风沙主宰的茫茫大年夜漠假如能

有幸目睹一片绿色,哪将会

是一次最奢侈不过的眼缘

而这个时刻,胡杨

每每以主角的身份

横逸竖斜在苍凉的背景中

制造着一出视觉的惊艳

杂芜而立的身姿即便千年

也是生而不逝世

逝世而不倒倒而不朽

这种岩石一样的生命外表朴实

却风雅着让众生

望尘莫及的刚强与哑忍

悄悄挺立成为硬生生的脊梁

——一道沧桑的风景

被风霜精心雕刻

挂在岁月沉甸甸的枝头。于是

一个名字寥寂在风尘里

一种风骨茂盛在繁华外

篇六:胡杨树

一亿三切切年前

历史悠久的胡杨树

能在烈日的焰光下

娇艳

能在冰冷的坚冰上

特立

能在大年夜漠风沙中

跳胡旋舞

春天捧出一片翠绿

秋日奉献一片金黄

一日三餐吞盐食碱

眼泪也化为人夷易近的财富

篇七:白杨树

你以高昂的姿态,

记录着北风的外形。

静默的,

静默的向着初升的太阳。

只管在生僻的高原上发展,

身着一袭严霜。

而新生的枝丫,

永世代表着春景春色。

你见证了我的生长,

我钦佩你的特立庄重。

假如寒风准期袭来,

我依然把你了望。

朝霞染红了你的笑貌,

夕露浸湿了你的衣裳。

你怀抱明月,

洗澡着点点星光。

你汲取着这高原深处的滋养,

把臂膀伸向了云天意欲翱翔。

顺着你绿色的招引,

我的思绪在浩宇中飞翔。

篇八:白杨树下

白杨树下又多了一个土包

土包中埋着刚拜其余白叟

衰悼的白色的歌声中

我聆听白叟诉说的旧事

旧事中的悲欢离和

儿女是无法故知呦

白杨树下依然埋着一个土包

一个白叟刚离别留下的土包

白杨聆听白叟的心

白叟的心却聆听儿女的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